• <button id="xnmtm"><acronym id="xnmtm"></acronym></button><rp id="xnmtm"></rp>
      <button id="xnmtm"><acronym id="xnmtm"></acronym></button>

    1. <rp id="xnmtm"></rp>

      <rp id="xnmtm"></rp>
      <tbody id="xnmtm"></tbody>

      合同范本>居間合同>居間合同中的雙邊道德風險 以“跳單”現象為例

      居間合同中的雙邊道德風險 以“跳單”現象為例

      時間:2019-09-25 20:01:54 居間合同 我要投稿

      居間合同中的雙邊道德風險 以“跳單”現象為例

      關鍵詞: 居間合同 雙邊道德風險 信息不對稱 履約過程 
      內容提要: 與雇傭、承攬、保管、委托、行紀等勞務性契約不同,居間合同規則有兩個特殊性:一為委托人給付義務的附條件性,二為居間報酬請求權的不確定性。在司法實踐中,由于鐘擺式的不對稱信息,居間人與委托人在履約過程中均可能出現機會主義傾向,衍生出雙邊道德風險問題。我國合同法關于居間合同的立法架構,考慮到了如何防止居間人的道德風險問題,卻忽視了委托人的機會主義傾向,需要在解釋論層面予以澄清與解決。 
      在我國的合同法體系中,居間合同地位卑微。如此斷言,不僅是因為居間合同被置于巧種有名合同之末,而且條文最少—《合同法》只用了4個條款就構建起了居間合同的全部規則,可謂惜墨如金。與此同時,作為“不怎么有名”的有名合同,居間合同亦未引起學界起碼的關注。據筆者檢索,在從1999年至2009年的10年時間里,在CSSCI期刊上發表的以居間合同為主題的論文數為零,學界對居間合同理論研究的漠視可見一斑。[1]但在居間合同幾乎被法學研究遺忘的同時,司法實務中有關居間合同糾紛所引發的裁判難題日益顯現。與民眾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房產、婚姻、就業、工程等中介服務,就大多需要借助于居間合同形式來實現。而在當前二手房市場交易和婚姻中介市場日趨活躍的形勢下,居間合同履約過程中發生的糾紛逐漸增多,各級法院審理的相關案件數量不斷增加,居間合同糾紛已成為司法實務中難以回避的熱點問題。
      沉寂的學術研究現狀與喧囂的司法實踐場景,宛如光影交錯的黑白照片,為立法者始料未及。事實上,居間合同是信息不對稱的產物,居間人利用自身的信息優勢為委托人創造締約機會,進而取得居間報酬請求權。與此同時,委托人如何利用締約信息難以被外人察覺,再加上委托人給付義務的附條件性,委托人在合同履行過程中又被推到信息優勢者的地位,信息不對稱像蹺蹺板一樣在居間合同當事人中不停搖擺,產生出雙邊道德風險問題:如果自己的行動難以被對方察覺,委托人與居間人均有可能利用自身的信息優勢獲取不正當利益,糾紛由此產生。我國合同法關于居間合同的立法架構,考慮到了如何防止居間人的道德風險問題,卻忽視了委托人的機會主義傾向,居間服務中頻繁出現的“跳單”現象即為適例。信息不對稱理論為“重新發現”居間合同勘明了前進的路標。
      一、居間合同規則的法律構造
      債法理論認為,居間合同是一種勞務性契約之債!疤峁﹦趧毡旧砑礊槠跫s之目的者,始屬學理所稱勞務性契約!盵2]乍一看,居間合同作為一種雙務、有償、不要式的諾成性合同,似乎并沒有顯著區別于其它勞務性契約的實質特征。[3]但是,如果深人觀察就會發現,居間合同規則的法律構造有兩個特殊性,其一為委托人給付義務的附條件性,其二為居間人報酬請求權的不確定性。
      (一)居間與委任的區分
      居間貌似委任,兩種法律行為易被混淆,以至于有學者認為居間就是一種受托行為。[4]依傳統民法理論,居間與委任有顯著區別,例如史尚寬先生認為:“居間之內容,限于他人間行為之媒介,而且以有償為原則,與委任有異!盵5]根據我國《合同法》第424條的立法定義,“居間合同是居間人向委托人報告訂立合同的機會或者提供訂立合同的媒介服務,委托人支付報酬的合同!庇纱丝梢,居間是一種典型契約,它以信息媒介服務為內容,以塑造締約機會為目的,以實現居間人報酬請求權為效果。
      實際生活中的居間合同呈現出多樣性,居間報酬以傭金、中介費、介紹費、代理費甚至獎金等名目出現,這就為合同性質的認定增添了難度。例如,在“余阿根訴江蘇懶江集團有限公司居間合同糾紛案”中,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審理認為:“余阿根與獺江集團簽訂《委托報酬憑證》約定,余阿根接受懶江集團的委托,為懶江集團鋼管廠的聯營、租賃或拍賣向外聯系、洽談,促成懶江集團有關鋼管廠事宜訂立合同成功,懶江集團則向余阿根支付相應的報酬。雖然雙方簽訂的合同名稱不是居間合同,但是余阿根與獺江集團的這種約定符合居間合同的法律特征,可以認定該合同為居間合同!盵6]在該案中,當事人所簽合同名為委托合同,實為提供締約機會的居間合同,法院對該合同性質的認定十分正確。事實上,居間與委任的不同,并不僅限于史尚寬先生所歸納的合同內容與合同有償兩個方面。委托合同是委托人和受托人約定,由受托人處理委托人事務的合同。由此,居間人以自己的名義抑或以委托人的名義從事服務活動是判斷居間合同性質的外在尺度。例如,在“周根廣訴田要龍、曹宏武居間合同糾紛案”中,河南省堰師市人民法院判決認為:“在本案中原告是親自去選豬、過磅、裝車的,并非由二被告代為處理。二被告為原告提供養豬戶的地址,為原告與養豬戶訂立買賣合同提供了媒介,并收取原告一定的報酬即中介費,原告為委托人,二被告為居間人,雙方之間形成居間合同!盵7]
      總之,居間合同與委托合同雖然都歸屬于勞務性契約,但二者在約定內容、合同目的、履行效果以及對外名義等方面多有差異。不過,由于居間與委任的相似性,在居間合同規則缺乏明文規定時,一些立法例允許準用委任之規定。[8]
      (二)委托人給付義務的附條件性
      我國《合同法》第426條規定:“居間人促成合同成立的,委托人應當按照約定支付報酬。對居間人的報酬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定仍不能確定的,根據居間人的勞務合理確定。因居間人提供訂立合同的媒介服務而促成合同成立的,由該合同的當事人平均負擔居間人的報酬!痹谝蕴峁┓⻊栈騽趧諡閮热莸母黝惡贤,都規定了當事人的報酬請求權,例如承攬合同中的承攬人、雇傭合同中的受雇人、委托合同中的受托人、行紀合同中的行紀人,均有請求按合同約定給付報酬的權利。居間人報酬請求權與前述請求權一樣,都是在完成一定事項后才能行使權利。然而,居間合同的特殊性在于,居間合同雖然為雙務合同,但居間人的報告義務是無條件的,而委托人的給付義務則是附條件的。而給付具有雙重意義,有時是針對給付行為而言,有時是針對給付效果而言。[9]在居間合同債務關系結構中,居間人給付義務的內容是給付效果(促成締約),委托人給付義務的內容主要是居間報酬,該義務的生效以居間人促成締約為前提,是附條件的法律行為。
      關于委托人給付義務所附條件的`性質,有兩種立法例。一種立法例規定,委托人給付義務所附條件為停止條件。如《德國民法典》第652條規定:“合同系附停止條件而訂立的,僅在條件成就時,才能請求支付居間傭金。[10]另一種立法例則規定,委托人給付義務所附條件既包括停止條件,又包括解除條件。如《意大利民法典》第1757條規定:“如果契約是附停止條件的,在條件發生時產生報酬權。如果契約是附解除條件的,即使條件沒有出現亦享有報酬權!盵11]我國《合同法》雖然沒有直接規定委托人給付義務所附條件的法律性質,但根據文義解釋原則,《合同法》第427條將委托人給付義務所附條件限定為停止條件。換言之,居間人報酬請求權效力的發生,須以特定條件的成就為前提。